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林伯母的诱惑】

【林伯母的诱惑】

  郑勇,个可怜的孤儿,是个弃婴他,生下来才弥月,就被母亲丢弃在孤儿院门口,被孤儿院拾到,养育长大至九岁时,才很幸运的被一对年轻的夫妻,领养去当儿子,过有家庭的日子。这对年轻夫妻,男的才三十五岁,女的二十八岁,因结婚快五年了,妻子还没有生育,经过医生检查的结果,是男方不能生育。丈夫本来要妻子作人工受孕,但妻子想想,无端端的要为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怀孕、生育,也不是好办法,与丈夫商量的结果,是领养一个儿子。本来要领养一个婴儿,但当时两夫妻,事业刚打下基础,夫妻均很忙碌,无法照顾小孩,最後才决定领养一个大孩子。郑勇就这麽幸运的被选上。 

  转眼过了八年。这八年来,他的父母亲均已事业有成,开了一家很大的工厂,妈妈就不再工作了。郑勇也十七岁了,读高中一年级了,而且是读最好的私立学校。有一个星期三的下午,他去找最要好的朋友玩,他的朋友说:“我放录影带给你看。”“什麽录影带?”“黄色录影带。”“不是彩色的?”“井底之蛙,真的没见识。”他的同学,也是富家子弟,住在公寓的七楼,这公寓有八十多坪,光卧室就有五间,而且有两间套房式的卧室,分别由父母各占一间。郑勇傻楞楞的说:“我家也有录影机,所有的录影带都是彩色的,从未见过黄色的。”同学说:“傻瓜,你看了就知道。”於是同学放了录影带,原来是妖精打架,看得他心惊肉跳,下面的阳具也又硬又翘起来。同学突然摸了他的阳具一把,害得他差点儿跳了起来,同学说:“让我看看你的鸡巴。”“不要。”“你害臊?”“也不是,在学校上一号,还不是我看你,你自我的,有什麽可害臊的。”“那你是不敢。”“并不是不敢,而是……”“这样吧!我去拿一只尺来量,我先拿出鸡巴来,你再拿出来,我们量量看,好吗?”“也好。”他想了一下才回答。同学真的去拿一把尺来,同学先把阳具拿出来,对他说:“你也拿出来呀!”“他看同学的又硬又翘,约有四寸多,为了取信於朋友,他只好拉下裤子的拉炼,把他自己又硬又翘的大鸡巴拉出来。同学大叫一声:‘天呀!好大哦!’录影机的影片还放着,室内充满着:‘亲达达……雪雪……奸死了……’的淫叫声。同学又故意把声音开大声一点儿。所以这时候,有人开门进来了,两人还是没有发觉,同学帮他量完了,大叫一声:‘骇死人,阿勇,你的大鸡巴有二十公分,快七寸长了。’阿勇有点儿害羞说:‘真气人,为什麽这麽大。’同学说:‘大才好阿!以後被你奸的女人,也一定会叫你亲哥哥,亲达达,舒服死了……’猛然听见:‘你们这两个小鬼。’两人都惊呆了,不是别人,正是同学的妈妈回家了。 

  阿勇手拱着大鸡巴,呆立当场,竟忘了要藏那裏好,也忘了,它原来是藏在裤子裏面的。同学比较机警,连忙把鸡巴放回原位,关了保险,再去关掉电视,直到电视关掉了,阿勇才回过神,也慌忙把大鸡巴放回原位,拉好了拉炼,羞得满脸通红。同学的妈妈叫同学去买饼幹和汽水,阿勇坐立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同学的母亲,很客气的对他说:‘阿勇,你坐坐,我马上就来。’同学的母亲走进了房间。他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等一下同学的妈妈,他叫她林伯母,林伯母一定会骂人,那有多难堪,想着,他就决定回家。要走了,必须向林伯母打个招唿,於是他喊着:‘林伯母,我要走了。’但却听不到回音,他连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回音,只好走到林伯母的卧室,说:‘林伯母……’他站在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大开,他看到了一幕活色生香的春光。原来,林伯母正在换衣服,外衣脱掉了,乳罩脱掉了,只剩下一条白色丝织的三角裤,她那美丽的胴体,白馥馥得迷人已极,两会肥满的乳房颤抖着。下面的阴毛,透过白色三角裤,隐隐若现。阿勇看傻了,林伯母也发呆的怔住了。阿勇只是尽情的看,看得下面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了,他只觉得,林伯母的胴体,比录影带上,妖精打架的女人,美丽得太多了。半晌,林伯母含羞地转过身,才说:‘阿勇,有什麽事吗?’阿勇回过神来,大惊失色,心想这下糟了,他一定闯下大祸了,赶忙说:‘林伯母,我要回家了。’说着,仍然对着林伯母的背後看,心想,林伯母的曲线真是玲瓏窈窕,皮肤尤其白得如玉如莹,那阴户突突的,若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不知有多舒服。林伯母说:‘不要走,在我们家跟阿明玩呀!’这时,林伯母已经穿上了外衣,连乳罩也不戴,就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说:‘阿勇,阿明快回家了,我们到客厅坐。’触手如电,阿勇但感一股电流,窜向全身,他着了魔似的,跟林伯母来到客厅坐下。果然不久,阿明就回来了。林伯母很亲切地招待他吃饼幹,当林伯母为他倒汽水时,娇躯微弯,阿勇就透过她的领子,看到她那两个粉团似的肥大肉球,但颤抖着,真是荡人魂魄。 

  看黄色录影带的事,林伯母好像忘了。气氛渐渐地融洽起来,像往常一样的有说有笑。他一直註意着林伯母的一举一动,只要林伯母的双腿微张开,他立即目不转睛的看着,看她的三角裤,那黑黑的阴毛,及又突又隆的阴户。电话铃响了,是阿明的电话。阿明听完了电话,对他妈妈说,有同学在楼下,向他借笔记本,他拿下去马上回来,林伯母答应了,阿明到房间,拿着笔记本,匆匆的下楼去,就只留下阿勇与林伯母。本来林伯母,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这时走过来,坐在他的身旁,说:‘你常常看黄色录影带吗?’‘没有,第一次看。’林伯母微一转身,她的膝盖正好碰到阿勇的大腿,按着他的肩膀,说:‘听伯母的话,以後不要看。’阿勇的大腿,被林伯母的膝盖一碰,全身突然麻了起来,肩膀被一按,更是心噗噗跳着,赶忙说:‘伯母,我以後不会看了。’‘那就好,来,喝汽水。’林伯母又弯身倒汽水,这一次因距离这麽近,阿勇可看得真清楚,这对乳房性感又白嫩,形状美极了,乳头是粉红色的。看得阿勇全身血液都沸月腾起来,伸手去碰了林伯母的乳房。‘嗯!’林伯母又嗯了一声,娇躯微颤,粉脸嫣红。其实林伯母也想入非非了,她因丈夫患了早泄,无法使她性满足,被他丈夫的一个商场上的朋友,勾引了,今天中午就是去跟那个人约会,结果还是无济於事,两三下就清洁溜溜。她非常痛苦又难受的回到家裏,正好碰到她的儿子跟阿勇在量鸡巴,看得她芳心荡漾,连下面阴户裏的淫水都流出来了。她想勾引阿勇。阿勇见林伯母没有生氯的样子,伸手就握住了林伯母的大乳房,但觉入手软如馒头,虽然隔了一层布,还是好受极了。‘嗯!不要这样嘛!羞羞羞。’这等於是鼓励阿勇再进一步行动,他伸出手,直接插入衣服内,摸着了真真实实的乳房,美透了,又嫩又细,那个大乳头像个小葡萄。阿勇揉捏着乳头,把玩起来了。‘嗯!羞羞,不要这样嘛……’其实,她早已冲动得欲火难禁,禁不住的拉开了阿勇裤子的拉炼,玩弄着阿勇的大鸡巴。 

  阿勇被玩得全身都发了麻,飘飘欲仙。这时,突闻开门的声音,一定是阿明回来了,阿勇赶快缩回手。林伯母也很快的把阿勇的大鸡巴,塞进裤子裏,把拉炼拉好,站了起来,正好阿明进来。她的芳心噗噗跳个不停,小穴裏更是淫水津津,今年正好是四十岁,是虎狼之年,所以她这时真是恨透了阿明破坏好事。她在想如何把阿明支开,门又开了,她的女儿也回来了。她的女儿今年二十三岁,长得婷婷玉立,像她母亲一样美,却拥有青春和活泼的气息。阿勇见状,再看看手表,已经快四点,也该回家了,就站起来告辞。林伯母见状,支开了儿子,支不开女儿,只好作罢,不再挽留。她的女儿,小名叫阿芳。阿芳不服地对阿勇说:‘你是什麽意思,见我回来就要走,我又不是老虎,会把你吃下。’阿勇说:‘快四点了,我得回家了,不然会挨妈妈骂的,对不起。’‘哼,以後不请你看电影了。’‘对不起,我真的要回家了。’阿勇就要回家,阿明自告奋勇的要送阿勇到楼下,阿明由一堆杂物中,找出了一本书,说:‘这是黄色小说,借你看。’阿勇说:‘我不敢拿回家,万一被妈妈发现,那可糟了,我不要。’‘你小心点,藏在衣服内不就得了?’‘好看吗?’‘好看极了,不看你会後悔一辈子。’阿勇只好把黄色小说,藏在衣服内,回家了。 

  第二天,他下课回到家,四点多,妈妈说:‘阿明的妈妈打电话给你,叫你打电话给林伯母。’他打电话给林伯母,林伯母轻叫他晚上七点到她家,说阿明的数学一团糟,请他去教阿明,他想了一下後,答应了。心中却满腹狐疑,阿明的数学是一团糟,自己的数学是很好,这都不错,要教阿明,应该去请家庭教师才对,怎麽要自己去教阿明呢?妈妈说:‘林伯母要你去教阿明数学,你就要认真教,现在你先把自己功课做好。’他回房裏,开始写作业。妈妈为他捧来一碗冰的莲子汤,放在他的书桌上,不小心,妈妈放莲子汤的时候,太贴近阿勇了,所以妈妈的阴户,碰着子阿勇的臂弯,乳房贴着了阿勇的头,他只感全身的一阵麻痒,如触电般,瞬间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好受极了。他想乘机摸摸她的阴户,就是不敢。妈妈走後,害得他停了很久,才开始写作业。写好了作业才六点,妈妈叫他洗澡。本来这公寓有二间套房,妈和爸拥有了一间,所以他洗澡总是到另外的一间去洗澡。可是,前二天因为马桶漏水,仍未修好,所以他借用了妈妈的洗澡间。他脱得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再拿了一条洗好的内裤,就往妈妈的房间走,妈妈在房间内,他走入了洗澡间,放水,脱内裤要洗时,忘了拿毛巾,他只好再穿上了内裤,要到另外的一间洗澡间,去拿毛巾。走出浴室,看到妈妈。‘哇!’妈妈惊叫一声,呆立当场。原来,这时候的妈妈,已脱得全身精光,连乳罩和三角裤都没有了。妈妈惊骇得忘了用手,盖住乳房和阴户,所以阿勇是看得整颗心,宛如小鹿乱闯一样的,跳个不停,下面的大鸡巴更是翘得好高好高。太美了,窕窈玲瓏的曲线分明,如柳的细腰,丰满的臀部,构成了一座美女的裸体雕刻,太迷人了。双峰乳房,虽不及林伯母大,那形状真是荡人心魄极了,尤其阴阜,隆突得像一座小山丘,阴毛虽不长,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覆着阴户,扣人心弦。妈妈赶快转过身说:‘阿勇,忘了带什麽?’‘毛巾,妈妈,我忘了带毛巾。’‘去拿呀!’‘好。’阿勇贪婪的看着妈妈的背部,全身的血液沸腾,真恨不得去摸妈妈的全身,尤其是把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裏。但他就是不敢。他边看边走出卧室,跑到另一间洗澡间,拿了毛巾,又跳进卧室,妈妈已穿上了外衣。边洗澡,边想着妈妈如玉如莹的胴体,胡乱的洗完澡,走出洗澡间,妈妈已不在卧室,可能已在客厅,听电视机的声音响,他知道妈妈在看电视了。穿好衣服走到客厅,妈妈说:‘阿勇,你要早点儿回家,九点以前回到家。’‘是!妈妈。’ 

  阿勇家到阿明家,用走路的不过十分锺,七点正,就站在阿明家的公寓门口按电铃,林伯母知道是他,就赶紧开门,让他进去了。他问:‘阿明呢?’林伯母说:‘阿明跟他爸爸、阿芳去喝喜酒。’阿勇有点失望的说:‘那我回家了。’林伯母说:‘既然来了,陪陪林伯母,有什麽不好吗?何必回去。’阿勇突然想起,林伯母对他很好,昨天他摸她的乳房,她都不生气,既然要陪她,何不对她乱摸一通,也摸摸她的阴户。他只在录影带裏看过女人的小穴穴,还没有看过真实女人的小穴穴,也许今晚可看看林伯母的小穴穴。何况他今天看了妈妈的胴体之後,很不好受,虽然林伯母比上妈妈,但比录影带裏的那些女人,美得多了。主意拿定,就说:‘也好。’林伯母说:‘到我的卧室,我拿照片给你看。’‘好。’阿勇说着,才发觉今天林伯母,穿着一件短短的睡衣,没有钮扣的那种,腰间用一条带子,他眼睛微一註视,就看到林伯母大乳房的上一半,往下一看,也看到了林伯母大腿的一半。看得他心又跳了起来,他不好意思做个急色鬼,跟着林伯母到了房间,本来林伯母的房间,也有一套沙发,但他想想,还是坐在床边好。他坐下,林伯母就从衣厨裏拿.出一本相簿,来到阿勇的身旁坐下,而且坐得很近,阿勇因天气热,只穿短裤,林伯母也只穿短短的睡衣,大腿也露出一大截。这样,二人的腿与腿就贴在一起了。林伯母是故意要勾引阿勇的,所以她是恨不得全身都裸露,但她的腿触及阿勇的腿,芳心已经荡漾起来,欲火也熊熊地烧着。她边翻相簿,边芳心噗噗跳着。阿勇也被林伯母的大腿,贴得全身发麻,虽然林伯母没有妈妈那麽美,却肌肤也雪白细嫩,虽然四十岁了,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裁也是婀娜多姿。他知道林伯母不会生气,就伸出一只手,去抱住了林伯母细细的腰。‘嗯!……’林伯母还是翻相簿,向阿勇解释照片的情形,只轻哼一声,不再表示什麽。阿勇得寸进尺,本想伸手去摸摸林伯母的大乳房,但大乳房昨天他摸过了,今天就摸阴户吧!想着,他的手,先放在林伯母的大腿上。‘嗯……’林伯母一阵轻轻的颤抖之後,又不再表示什麽,他的手,就慢慢的往内滑,穿过睡衣,滑进去。阿勇想起了昨天林伯母玩自己的大鸡巴的事,更加大胆的滑进去,到了尽头,又是三角裤,他也不客气的伸进三角裤内。‘哎唷……’林伯母娇躯一阵抽慉,娇哼道:‘羞羞……你好坏……’阿勇摸到了阴毛,因林伯母是坐着,摸起来很是不方便,他就说:‘林伯母,你躺下来好吗?’林伯母的粉脸已经含羞带霞,娇滴滴的说:‘你好坏好坏……羞羞……’就真的丢了相簿,躺了下来。阿勇高兴异常,原来林伯母愿意跟他玩,他就把林伯母睡衣带子的结解开,然後把她的睡衣左右掀开,林伯母裸露的胴体,就呈现在他的眼前了。 

  他看见林伯母的阴户了。林伯母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丝织的三角裤,完全是透明的。阿勇以发抖的手,伸进三角裤内,摸着了阴户,全身都发火了,连口也幹了。另一只手去摸大乳房。‘嗯……羞羞……不害臊……’林伯母微微扭动着娇躯。阿勇心想,既然林伯母愿意,不如把她的三角裤也脱下,不是更好,於是伸手去脱林伯母的三角裤。林伯母突然坐起来捉住他的手,娇滴滴的说:‘你羞羞,只占人家的便宜。’阿勇已经欲火大炽,问道:‘脱掉这裤子,让我摸摸吗?林伯母,你做做好心呀!’‘可以是可以,但是……’‘但是什麽?’‘人家害羞嘛!你自己呢?’‘我怎麽样?’‘我被你脱个精光,你呢?’‘我怎样?’林伯母粉脸红霞,含羞带怯地说:‘你也要脱个精光,这样才公平呀!’‘哦!原来林伯母也想玩我的大鸡巴,这样好,大家都光光的。’‘不要说得那麽难听嘛!’阿勇很快的脱光了衣服,只见那根大鸡巴,雄纠纠气昂昂的,很是愤怒。林伯母不但脱掉了三角裤,连睡衣也脱了,然後走上了床,躺在床上,很是诱惑人,小穴裏,已是淫水津津了。阿勇上了床,就要摸阴户。林伯母刚才被阿勇一阵乱摸,已摸得欲火蠢蠢,再看看阿勇那根大鸡巴,又长又粗大,恨不得那根大鸡巴立即插进小穴裏。林伯母说:‘不要乱摸嘛!’阿勇说:‘我要玩呀!’‘伯母教你玩,要摸等玩後,随你摸。’‘怎样玩?’‘你不是看过黄色录影带了,像那样的,压下来,抱紧伯母就可以了。’阿勇真的也全身被欲火燃烧了,一下子就压下了林伯母,紧搂着林伯母。这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他压着了一个女人,林伯母已急不可待的用玉手,握住了阿勇的大鸡巴,说:‘插下去,用点力。’阿勇不但全身如被火烤着一样,而且非常高兴,想不到林伯母愿意跟他玩妖精打架,让他尝到快乐的滋味。一听伯母的话,听话的用力往下一插。‘呀……呀……停……痛死了……’林伯母粉脸变白,娇躯痉挛,很痛苦的样子。阿勇则感到好受极了,他这一生第一次把大鸡巴插进女人的小穴穴中,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舒服得差点叫出来。他看林伯母那样痛苦,於心不忍的说:‘林伯母,你很痛吗?’她娇哼着:‘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阿勇说:‘那我抽出来,好吗?’‘不……不要抽……不要……’她的双手像蛇般的,死缠着阿勇,娇躯轻轻扭着,扭动起来了。她只感到阿勇的大鸡巴,像一根燃烧的火棒一样的,插在她的小穴穴裏,虽然痛,但又麻又痒,又舒服极了,尤其是由阴户裏的快感,流遍全身,那种舒服和快感,是她毕生所没有领受过的。‘……呀……好美……美死了……亲哥哥,你动吧!你……插呀……’她粉脸含春,那淫荡的模样,真的勾魂荡魄,害得阿勇心摇神驰。阿勇怕她痛,轻轻地抽了一下,又插了进去。原来,他的大鸡巴,还留三寸多未插进去。他一抽一插,也插出味道,感到好受极了。林伯母的小穴裏,淫水更是氾滥,泊泊的流了出来,娇哼着,浪声更大。‘……亲哥哥……美死了……呀…呀……妹妹被你的大鸡巴奸死了……呀……你插……你插死妹妹了……’阿勇越插越猛,但听‘滋!’的一声。‘啊……’的一声掺叫。林伯母双腿乱伸,香汗淋漓,眼儿已经细迷,她感到自己周身的骨骼,在一骨骨的融化,舒服的呻吟着。‘……亲哥哥……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呀!……好美……好舒服……’这淫荡的娇唿,刺激得阿勇暴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无法温柔怜惜,他拼命的抽插着。她紧紧搂着阿勇,梦囈般的呻吟着,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觉到全身像在火焰中焚烧一样的,她只知道,拼命地擡高臀部,使阴户与大鸡巴贴合得更密切,那样会更舒服更畅快。‘呀!……哎呀……亲哥哥……我……’ 

  一阵阵兴奋的冲刺,大鸡巴碰到她阴户底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不由得她娇唿出声。这时她感到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她舒服得几乎疯狂地来,小腿乱踢着,娇躯不断地痉挛,只知道拼命的摇动着臀部,挺高了阴户,嘴裏大叫:‘亲哥哥……呀!……可让你…你……插死了……小亲亲……我要命的亲……呀……’林伯母歇斯底理的大叫。阿勇渐渐插得猛急了,他也是舒服死了,第一次玩女人,就玩到这人间尤物,又淫荡,又娇媚,艳丽的女人,难怪阿勇愈插愈起劲。‘呀……哼……痛快死妹妹了……我要……要舒服死了……我的亲哥哥……你要了我的命了……’阿勇的大鸡巴一插一抽得使林伯母更无法坚持了,才抽了七、八十下,已使得林伯母被插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花心乱跳,口中频频娇唿:‘亲哥哥……我一个人的亲哥哥……呀……我的大鸡巴哥哥……你要插死我了……哼……亲哥哥……用力插……我要……’阿勇愈插愈兴奋,他的大鸡巴,已经全根尽入林伯母的心穴穴裏,林伯母的小穴,就像肉圈圈一样的,整个把大鸡巴圈住,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顶。他用双手捧起了林伯母的粉臀,一阵狠命地大抽大插插得林伯母大叫。‘……哎呀……哼……亲哥哥……我的心肝……哎呀餵……妹妹不行了……我泄给你了。’林伯母浪哼着,激得阿勇像个狂人似的,更如野马奔腾。他紧搂着软软的林伯母,用足了力气,一下一下的狠插,急抽猛送,大龟头雨点似的吻着花心,含着大鸡巴的阴户,随着大鸡巴的急抽向外翻动,淫水一阵阵的外流,顺着粉臀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这一阵的急猛抽插,直插得林伯母死去活来,不住地打寒噤,小嘴裏更喘不过气来。‘亲哥哥……心肝……你要了我的命……把妹妹插死了……’林伯母此时已精疲力尽,像他那样养尊处贵的玉体,那裏经得起如此的狂风暴雨。阿勇看着林伯母这样子,起了怜惜之心,连忙停止了抽插,那又粗又壮的大鸡巴,乃满满地插在小穴中,此时林伯母得了喘气的机会,轻轻地吐了几口气,用娇媚含春的眼光,註视着阿勇。‘阿勇,你怎麽这麽厉害,伯母差点儿死在你手裏!’‘不是林伯母,是妹妹。’‘妹妹?’‘对呀!你刚才叫阿勇是亲哥哥,你自己说是妹妹,难道说了不算?’这一说,使得林伯母粉脸羞红。‘……’‘不说算了!’‘嗯!羞羞羞……占人家便宜。’阿勇看她那娇模样,爱得真想一口把林伯母吞下肚子,这时他突然想起,在电影电视裏,男女双方,很热烈地拥抱接吻的镜头,而他现在不但拥抱着林伯母,更压着她,他应该试试接吻的味道。於是,他用双唇,吻上了林伯母的樱唇。 

  林伯母很合作,阿勇的唇与她的唇相接合处,她就热烈地吻着他L并把她的舌尖,伸进阿勇的口中,让他又吮又舔起来。阿勇第一次亲吻女人,尤其有林伯母教他怎样接吻,吻得他昏头转向,快乐无比。他的大鸡巴还插在她的小穴中。这一接吻,他的胸膛,又紧压着林伯母的两个大乳房,舒服得他,又抽插起来了。‘啊!……’阿勇只想丢精,他拼命地插着。林伯母粉脸摇着,娇声急道:‘停……阿勇……停……我受不了的。’阿勇只好停止说:‘亲妹妹,我要呀!’阿勇说完,俯在林伯母的娇躯上揉动着。‘好了……好……你听我说。’‘我要呀!’‘好,让伯母给你舔,好不好?’‘舔什麽?’‘你起来,保证你很舒服就是了。’‘不骗人?’‘决不骗你。’‘林伯母若骗我,我以後就不跟林伯母玩了。’‘好了,请相信伯母好了。’她先推起阿勇,他只好依依不舍的把大鸡巴,抽出小穴,仰卧着躺在床上,林伯母再俯身在他的腰际,用一只玉手,轻轻握着粗大的阳具,张大了小嘴,轻轻地含着红涨的大龟头。‘啊!好大呀!’塞得她的小嘴满满的,她不时用香舌,舔着阿勇大龟头的马眼,不住地吸吮。‘啊……亲妹妹……好舒服。’阿勇被舔得心裏麻痒,再看林伯母那曲线玲瓏的胴体,禁不在的伸手在她的身上抚摸,他慢慢的摸向她的阴户,用手指好奇地翻开大阴唇,看到了肉缝,那淫水津津的小穴。他用手指头,插进小穴口,乱弄了一阵,想起黄色录影带裏,男人舔女人小穴穴的情形,他把林伯母的玉臀压下来,小穴正好在自己的眼前,他微低下头,伸出舌头,在她的小穴上舔弄。‘哼……亲哥哥……我要……我要死了……哼……你好厉害……好美……好舒服……’林伯母被舔得心花怒放,魂儿飘飘,她的小嘴裏还含着涨涨的大鸡巴,腰部以下因为受阿勇舌头的舔弄,小穴裏的淫水,像江河缺堤一像,不断地往外流,娇躯发抖,浪哼不已。‘亲哥哥……妹妹……呀……美……美……妹妹死了……要……要死了……’她感到阴户之中,又麻又痒畅美极了,欲火高炽,心更急促地跳动,那肥突而隆起的阴户,用力的,用力的向前挺着。‘啊……亲哥哥……我的心肝……舔得妹妹好难过……难过死了………我就要不行了……’林伯母很快的翻过身来,就伏在阿勇的身上,玉手握着大鸡巴,就向自己的小穴裏套,连连套动了六、七次,才使得大阳具,全根尽入,使得小穴裏涨的满满的全无空隙,才嘘了一口气。‘哎呀!……哼!……’嘴裏娇哼,粉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我的亲哥哥……呀……你真…真要了妹妹的……的命了。’她发疯的套动着,动作更是加快,还不时的在旋转,磨擦,并用她的樱唇,雨点似的吻着阿勇的脸儿,阿勇也快活得直叫。‘亲妹妹……呀……好……美死了……加重一点……你的小穴穴真美……美死了……’‘嗯……我的亲哥哥……哎呀……亲丈夫……亲偷子……小穴要泄了……又要泄给大鸡巴哥哥了……哼……美死了……’ 

  林伯母的女儿阿芳,到了喜宴餐厅後,突然想起,她在喜宴之後,要拿一封信交给同学忘了带来,於是匆匆的骑着伟士牌机车赶回来。一开房门,她的母亲跟何勇,正在翻雲覆雨,欲仙欲死,她最先是极为愤怒,等地偷看了之後,看见阿勇像百战沙场的老将,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勇,再看看母亲那种欲死欲活的舒服样子,连她小小穴裏的淫水,也流个不停。她不敢冲散了这对野鸳鸯,赶快拿了信,轻悄悄无声的又出去了,赶快回到喜宴,芳心是噗噗跳个不停,连骑机车都差点儿跟别人相撞,好险。阿勇与林伯母,两人都不知道。林伯母鼓起余勇,死命地套动着,娇躯是又颤又抖,香汗淋漓,娇喘连连。‘大鸡巴哥哥……我爱死你了……爱死你……这个大鸡巴哥哥……呀!……我又要丢了。’‘亲妹妹……我的林伯母……不能丢……我也要泄了……快……用力……等等我……’两个人搂在一趄,浪仿一团,套得痛快,哼哼的淫声不绝,她用力的套动,小穴抽插不停。‘亲……亲哥哥……不行了……我要死……要死了……不行了………要丢给哥哥了。’她又泄了,阿勇的大鸡巴正感到无比的舒服,这突然的停止:使他难以忍受,他忙抱着林伯母,一个大翻身,林伯母娇美的玉体,就被阿勇压在下面了。这时阿勇像是野马,两手抓往林伯母的两只乳房,下面大阳具狠命地抽插。‘呀!……哎……我受不住了……’林伯母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只有头东摇西摆乱动着,秀发在床上乱飘。‘亲妹妹……快动呀……我要泄了……’林伯母知道阿勇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动着臀部,并用力使小穴裏一挟一狭的。‘啊……亲妹妹……我丢了……’阿勇感到一剎那间,他全身似乎爆炸了似的,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林伯母更是气若遊丝,魂儿飘飘,魄儿渺渺。两个人都达到热情的极限,紧紧地抱在一起,腿而相贴,口儿相接,死紧地搂在一起,不停地颤抖。好一阵子,林伯母才长长的嘆了一口气,说:‘阿勇,你好厉害!’阿勇说:‘要叫亲哥哥,不可叫阿勇。’‘占人便宜。’‘要不要叫?’林伯母突然搂紧了阿勇,猛吻着他,嗲声娇叫:‘亲哥哥,亲哥哥,我的亲哥哥,亲亲哥哥,这样你满意了吗?亲哥哥。’阿勇满意地点点头。林伯母说:‘以後还跟我玩吗?’‘好,以後你要玩就叫我。’‘嗯!’‘林伯母!’‘什麽事?’‘林伯父时常跟你玩吗?’‘他没有用,鸡巴短短的不过四寸,玩起来,一下子就草草了事,那样使伯母很痛苦。’‘为什麽痛苦?’‘得不到满足就痛苦。’‘那你跟我玩,满足吗?’‘满足,很满足,太满足了。’‘好,林伯母,以後你不乖,我就不跟你玩了。’‘乖,乖什麽?’‘乖就是听话,不乖就是不听话。’‘听谁的话?’‘林伯母要听阿勇的话,才乖呀!’林伯母玉手轻打阿勇的屁股,娇滴滴说:‘人小鬼大,小孩子就要威胁大人,好,好,伯母听你的话,这不就得了。’‘伯母好乖。’‘占便宜。’她说着娇躯微扭,粉脸含嗔,一付嗲劲。阿勇的大鸡巴尚在林伯母的小穴穴中,被她娇躯这一扭,不知怎地,突然的膨胀起来了。”“啊!……”她娇哼一声,说:“你怎麽了?又硬了。”阿勇说:“不可以吗?”“可以,可以,为什麽又硬了呢?”“不知道,也许是林伯母太美,太美了。”“真的?”“我好爱你,你的小穴穴真美。”“送给你,好吗?”“好呀!”“我们星期六再玩好吗?”“阿明呢?”“我拿钱叫他去玩就可以了。”林伯母真是爱透了阿勇,才是个说大不大的小孩子,就能如此坚强持久。又有那骇人心弦的大鸡巴,她活到四十岁,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淋漓的性生活,若非她遇到阿勇,她这一生,算是白活了。阿勇说:“林伯母,我有点怕。”“怕什麽?”“万一给人知道了。”林伯母想了一下,说:“我明天起,就去租一间公寓,我俩要玩,就到那裏去玩,这样就不怕任何人了。”她的小穴穴裏又感到胀和满,使她舒服极了,恨不得这根大鸡巴,就如此的永远插在她的小穴,不要抽离。“嗯……嗯……”她轻哼着,扭动着娇躯,阵阵的快感又冲击着她的全身每一个细胞,两条腿不断地伸缩着,蠕动着,显然欲火再起。阿勇被林伯母这淫荡的媚态,逗得性起,又想开始玩。不经意的看了手表。“呀!快九点了。”不由分说,猛然坐了起来。“啊!不要离开我,不!不!……”林伯母大惊失色,也赶忙坐起来,紧搂着阿勇,疯狂地吻着阿勇,用胸部的两个乳房,去磨擦阿勇的胸膛,很缠绵地娇哼。“亲哥哥……不要离开我嘛!”“快九点了,我得回家了,不然妈妈会生气。”林伯母当然不知道阿勇是养子,她想若让阿勇的母亲起了疑心,就惨了,只好说:“好嘛!你回去,但星期六,你一定要来。”“几点?”“两点。”阿勇走到洗澡间,清洗他的大鸡巴,才穿衣服,林伯母又走过来,紧紧抱着阿勇,无限娇羞的说:“亲哥哥,你爱我?”“我当然爱你,不爱你,怎会跟你玩!”“那你就不可以变心了。”“傻伯母,心怎麽会变呢?”“嗯!你不要有了别人,就不爱我了。”“不会了,你放心,我走了。”“嗯!……”“什麽事?说呀!”“你要走了,也不抱抱人家、吻吻人家……再摸摸人家,你……你不是亲哥哥嘛!”阿勇感到有点儿烦,但这种撒娇的嗲劲,还是令阿勇爱得不得了,他搂紧紧了林伯母,如疯的吻了一阵,才伸手摸摸她的乳房与阴户。“嗯!……嗯!……你好坏……”两人甜言蜜语了一阵,才分开。 

  到了星期六。中午放学後回了家,他就告诉妈妈,他今天跟同学有约,要出去玩,妈妈答应了,规定他五点锺以前回家。他吃完了中餐,看了一下书就一点半了,告辞了妈妈,就往阿明的家中,反正时间还早,他就边走边玩,到了一点五十五分,才到阿明的家。他按了电铃,林伯母出来开门。他进屋後,果然只有林伯母在家,他不放心地问:“他们呢?”“谁?”“林伯父、阿明、阿芳。”“阿明爸爸出差去南部,阿明跟同学去看电影,阿芳今天加班,这样你放心了吧!”林伯母说着,就已依偎在阿勇的怀中。柔情万千的,像小鸟依人般的,阿勇来者不拒,早伸出双手,把个林伯母紧搂着。她也不害羞的,用火烫的小嘴,吻上阿勇的嘴唇。原来她一见了阿勇,想着那天阿勇像天降神兵一样,锐不可当,她的小穴裏,早已淫水泊泊了。阿勇突然想起,应该逗逗她,她才会乖,但是如何逗她呢,一时还想不出办法来。经过热烈的接吻後,林伯母娇滴滴说:“亲哥哥,我们到房间嘛!”阿勇说好,林伯母半偎半搂着与阿勇进入房间後,两人就躺在床上。林伯母翻身伏在阿勇身上,说:“亲哥哥,这两天,你想我吗7”“想得很。”“什麽想得很,是想?不想?”“不想。”“你好狠心。”“只想你那甜美的小穴穴。”“坏东西,只会占人家便宜。”“林伯母,不才亲妹妹,你并不便宜呀!你是董事长的太太,怎会便宜呢?”“坏!你真坏。”她今天又是穿那件睡衣,阿勇伸手摸摸她的大乳房,虽然软软的,在摸起来很好受。“你想我吗?”“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想你。”“那麽严重?”“真的嘛!”“看样子你不是想我,只是想我的大鸡巴。”“坏人,这麽坏。”她吃吃笑的伸手拉开了阿勇裤子的拉炼,把他的大鸡巴拉了出来,大鸡巴早已又硬又翘了,她握着,如获至宝般的玩弄着。阿勇也掀开了她的裙子,哇!连三角裤也没有穿,他摸着她的阴户。“嗯!……”她娇躯一阵颤抖,阿勇用指头,伸进她的小穴穴中,已经春潮氾滥,淫水津津水。 

  这个时候,林伯母的女儿阿芳,并没有加班,她是故意骗她的母亲加班的,她知道母亲支开了阿明去看电影,一定是要跟阿勇约会。她的脑海裏,浮出了她看到的那幕:她的母亲,竟然压在阿勇的身上,更令人气愤的是,母亲竟叫阿勇是亲哥哥,阿勇叫母亲是亲妹妹,这是多麽可耻的一件事。她本来想告诉父亲,但也没有,爸爸见了妈妈,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害怕。再说她的爸爸自己也乱七八糟,在外面包,女人金屋藏娇,而且据说,把金钱乱花在许多女人的身上,向爸爸说了,只是引起父母的不和而已。她知道,阿勇一定是被妈妈引诱的,否则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他再大胆也不敢对妈妈怎样,假如妈妈骂他一声,他也怕得逃之夭夭,那敢跟妈妈在那裏“亲妹妹”、“大鸡巴哥哥”的翻雲覆雨。她是订过婚,有未婚夫了,但未跟未婚夫玩这套,大鸡巴小穴穴的遊戏,所以说,她还领略不出其中的乐趣来。她真的不相信,阿勇能给妈妈那样的快乐。想着想着,她的小穴裏,淫水也流出来了。她站在她家的对面,果然被她猜对了,她看到阿勇坐电梯而上,一定是去找她妈妈了。“这对狗男女”。她这样骂着,又觉得不对,她不该这样的骂妈妈,她也是可怜的女人,被爸爸冷落,一定非常的寂寞,才会引诱阿勇的。她想,这样说来,阿勇反而理成受害者,他才十七岁,正是最天真,最无忧无虑的童年,就被母亲引诱来做这种事,真是罪过。她算算时间也差不多,阿勇和她妈妈正在翻雲覆雨的时候了,就走电梯而上,很小心的,悄悄无声的打开门,还好,内锁并没锁上,她就进来了。这时,阿勇已把林伯母,逗得忍受不了了,两人也不知几时都脱光了衣服。林伯母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火中燃烧一样,猛地翻身伏在阿勇身上,手握着他的大鸡巴,对準她的小穴,就套压下去。“啊!……”她娇叫一声,娇躯抽慉着,颤抖着,双腿伸缩着。“啊!……”阿芳也惊叫一声,只是她没有叫出声来。原来,原来阿勇有那麽粗壮的大鸡巴,难怪妈妈要勾引他,假如,假如阿勇的那根大鸡巴,也插在自己的小穴裏,不知又多舒服,多爽快。林伯母并不立即套动,只用两片火辣辣的香唇贴在阿勇的唇上,两人死缠着,她的香肩紧缠着他的舌头,饥饿而又贪婪地猛吸着。“嗯……哼……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啊……”大鸡巴才被套进了一个龟头,林伯母边娇哼,边用臀部磨起来,旋转起来,她颤抖的磨转着,大鸡巴就一分一分的被小穴吃进去。“亲哥哥……啊……亲哥哥……”阿勇并没有很激烈的兴奋,他也叫着:“亲妹妹……小穴妹妹……你要加油……加油呀……小穴亲妹妹……”大鸡巴进入小穴三寸多,突然“啊!”林伯母浪声高叫,娇躯一阵痉挛,娇哼着:“……你的……你的大鸡巴……碰到妹妹的花心了……哎呀……好舒服,好舒服哦!……”她又转又磨又套动,娇躯颤抖,娇脸粉红,星眼欲醉,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像要融化了,舒服得使她差点儿晕迷过去。“小穴亲妹妹……快动呀……”“好嘛!……啊……受不了的亲哥哥……”她愈套愈猛,臀部一上一下,急如星光,她的唿吸急促,粉脸含春,那样子真能勾魂荡魄。 

  阿勇这时也发动了攻势。原来,林伯母那两个大乳房,随着她的扭动,正好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摆动着,惹得阿勇心猿意马,伸出双手,握住了那双乳房。“啊……亲哥哥……好舒服……美……美死了……亲妹妹……就死给你了……小穴给你了……哎呀……命也给你了……”阿勇揉弄乳房一阵子,就擡起头来,用口含住了一个乳房,吮舔着,像吃乳,又像舔乳。“啊……美……美透了……亲哥哥……”她更加用力的套动,小穴已把整根大鸡巴吃起来,又吐出来,又吃进去……狠狠的套,猛猛的套,夺得她魂飞九宵,阵阵的快感,使她张着小嘴娇喘籲籲的呻吟着。阿勇也没有空閑,他一手揉捏着乳房,口中也含着一个乳房,吮着、吸着、舔着。她小穴裏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滴在阿勇的身上,湿了一大片,又掉落在床单上。“……哎呀……我受不了了……亲哥哥……我要丢了……丢给亲哥哥了……”阿勇但感一股阴精,冲激得他的龟头,使他也舒服得大叫:“小穴亲妹妹……不要停……快动……呀……你怎麽停了!”林伯母已经无力地伏在他的身上,晕迷过去了。她的女儿阿芳,看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肉搏场,情不自禁的也芳心荡漾起来,小穴裏也淫水津津,难受极了,又酸、又麻、又痒。痒得她只有用自己的小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裏抽插不已。阿芳是看得心神俱颤,这活生生的春宫,逗得她也脸红心跳,欲火如焚,真恨不得阿勇的那根大鸡巴,也是插在自己的小穴中。想不到玩大鸡巴小穴穴,会这麽舒服,看母亲快乐成那样子,真是美死了。她胡思乱想,还是不能止痒,小指头并没有发挥它的作用。想到她的未婚夫又不能像阿勇那样,让她快乐得死去活来,不免自怨自哎起来了,既然妈妈能引诱阿勇,自己为什麽不可以?她愈想愈多。林伯母已长长籲了一口气,悠悠的转醒过来,嗲声道:“亲哥哥,你太会逗人了。”阿勇说:“亲妹妹,你太自私了。”“自私什麽?”“你只顾自己痛快,从不想想别人。”“对不起嘛了。”“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亲哥哥,你要怎样嘛!”“亲妹妹,不才这样叫起来多难听,我还是叫林伯母好,你也叫我阿勇比较顺耳。”“嗯!才不要,我要叫你亲哥哥。”阿芳愈听愈感不是味道,这是肉麻当有趣,她反而一想,若她也是处在妈妈的情形,她一定也会叫阿勇是亲哥哥,因他太令人舒服了。阿勇说:“你太痛快了,你丢了,那我呢?”“谁叫你那麽厉害。”“你想个办法,我也要丢精。”女儿阿芳更是惊的玉脸颜色大变,经过这一番的大战和折腾,阿勇竟然还没有丢精,难怪她妈妈要叫他亲哥哥,是应该叫他亲哥哥的。想自己的未婚夫。已经当兵回来了,跟他玩的时候,常尚不久就丢了,无能为力了,多气死人!林伯母娇滴滴说:“我再给你舔吗!亲哥哥,你不要生气嘛。”阿勇说:“不要。”“嗯!那我给你挟吗?”“什麽挟?”“你翻过身来,我挟起来你就知道了嘛!”“不要翻身,就这样好。”“嗯!……”“怎麽了?”“人家不喜欢这样嘛!”“那你喜欢怎样?”“人家喜欢被亲哥哥压着,这样才充实,才满足嘛!亲哥哥,你压我吗?”“好了,你的花样特别多。”“不要生气嘛!对不起嘛!”阿勇抱紧林伯母,一个翻身,他就俯压在林伯母的娇躯上了。 

上一篇:【暖冬】我与我姐温暖的冬天下一篇:路邊插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