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越南酷刑

越南酷刑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高红伟,入伍已经有两年,在班里也算半个老兵了,他现在是一班的副班长。"真不知他怎么长的,河北那水土会养育出这么棒的小伙子来,集天地灵性与红尘秉赋于一身,谁都说他好,难怪新兵刚下连那会,团部一定要留他当通信员,瞧他那一米七八的魁梧的身材,是当通信员的料吗?这是标准的侦察兵。 
   
  半年前,高红伟如愿以偿,当上了侦察连的战士,一连参加好几次的侦察任务,在非常有经验的王排长带领下,高红伟的临战经验提高很快,最近刚提升他担任副班长,这次他要求参加团里的突击队,穿插到敌人后面的15号高地隐蔽待命,配合部队在两天后发起的总攻,切断、破坏敌人的通讯系统。 
   
  然而,穿插任务进行的很不顺利,“轰”的一声,一颗地雷在高红伟身边爆炸了。走在前面的一个战士踩着了地雷,高红伟腾空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双手被麻绳紧紧的反绑在身后,侧身躺在地上,耳边却是令人恐怖的越南鬼子对话的声音。 
   
  高红伟意识到自己是被俘了,他想不起这是怎么回事? 
   
  “真他妈窝囊透了,怎么会是这样?”高红伟心里暗暗叹息道。慢慢地,他想起自己是在伫列中紧张的行进穿插中,记得当时有人喊了声地雷,自己就跟着飞了起来。现在看来自己震昏过去后,战友们没有找到他落在何处,时间又不允许他们在那里多停留。 
   
  高红伟浑身湿漉漉的,看守高红伟两个越南兵还在往他身上浇水。见他醒过来了,那两个越南兵一人一个提起他的一只脚,倒拖着高红伟来到地下一间封闭的很好的审讯室,狠狠地将他摔在地上。高红伟感觉到这里是敌人的一个大的集结地,刚才高红伟听到外面有很多的汽车声和人杂声,刚才的地方似乎是临街的一个房子。 
   
  高红伟这时注意看了一下这间完全封闭没有窗户但对灯光照的很亮的地下室,一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刑具,一眼能看出的就有各式粗细不一的皮鞭和板子、棍子。其他很多刑具高红伟根本就没有见过,天花板上下垂着好几根连着镣铐的铁链。另一面墙上,也有几副镣铐定在墙上,刑讯室中央是一张宽大的刑凳,旁边还有一个烧的通红的碳火炉。很快有一个会讲中国话的越南军官开始审问他。其实越南人最关心的是高红伟他们突击队的去向,他们到这里的任务是什么? 
   
  高红伟怎么会告诉敌人这些?显然敌人非常清楚高红伟的身份,在敌人控制的区域内被俘,不是特工队员就是突击队员,一定是对越南控制区的某个目标进行袭击,敌人急于知道高红伟的部队这次突袭的目的地,他们急于要从这个中国士兵的口中得到口供。越南人显然是想用酷刑尽快撬开这个中国士兵的嘴巴,得到他们想要的情报。 
   
  高红伟这时感觉到右大腿很疼,他看到右边的军裤有一滩已经红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负伤了。审问他的军官再次喝问他并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扭过来,高红伟极不愿意看那军官丑陋的典型越南尖嘴猴腮的面孔,他的眼睛瞟向上方,不回答一句话。 
   
  “你的部队番号是什么?你叫什么?” 
   
  “……” 
   
  见高红伟不吭声。两个越南兵走过来,把他打倒在地,使劲踢他的身子,击他的肚子,高红伟弓着身子,忍受着。 
   
  那个军官“依哩哇啦”用越南话叫喊着,越南兵提起地上的高红伟,把他推到那张有一人宽的刑凳面前,越南军官又站到高出他大半头的这个中国士兵的跟前,指着血迹斑斑的刑凳说,“想清楚了吗?” 
   
  高红伟依旧没有一句话,但他看着眼前的刑凳,心里一阵阵发紧,他知道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 
   
  越南兵解开了他的手,扒他湿漉漉的军衣,其实就只有一件单军衣,很容易剥掉,宽大的军裤更好剥,皮带解开后自动就掉到了脚脖子处,然后那个矮个子越南兵一把就拽掉他的绿色汗背心。。。 
   
  高红伟此刻非常紧张,他已经感觉到越南兵的手已经伸进他绿色的裤衩松紧带里,要把他的裤衩也一起褪下。 
   
  这时,那个越南军官喊了一声喝住了。 
   
  他的两手被缚在刑凳的两个凳腿上,头搁在刑凳边沿上,没有任何支撑地向后仰着。 
   
  高红伟怎么也不会想到,昨天在出击誓师大会上,团首长和自己喝了酒,自己也下了决心,一定要杀敌立功,想不到此刻出师未捷身先”死”,竟被敌人活着抓住,剥光身子要在敌人的刑讯室里忍受酷刑,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象无数英雄前辈一样,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保住部队秘密,至少在部队发起总攻前,不让敌人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高红伟深深地知道这里也是一个战场,而且是更残酷的战场,和战友们一起同敌人面对面打仗他不怕,而现在自己却是单独一人,在敌人的刑讯室里,靠自己意志和赤裸的肉体,同敌人做斗争,一定要忍受住敌人的酷刑拷问,决不招供。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着,后仰着头的高红伟不知道敌人要怎么折磨自己。 
   
  他的两个乳头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剧疼,两个鳄鱼夹紧紧地夹住了他的两颗小樱桃般大小的乳头,尖利锯齿状的夹子夹进了乳头的肉里,高红伟胸脯肌肉很发达,刚入伍时,他才开始发育,胸脯上的肌肉几乎还是雏形,只有一点轮廓,经过这两年里部队的不停锻炼,身体各部位发育的很好,胸肌、三角肌、肱二头肌、腹部的肌肉都已初具规模,尤其是胸大肌,鼓鼓的,象两个小磨盘,两条又粗又长的大腿更是肌肉饱满,充满青春小伙子特有的美感。 
   
  小鬼子摇动了手摇电话,一股股电流开始刺激高红伟的两个乳头,高红伟大张着嘴,头不住的抬起又仰下去,痛苦不堪,又一阵猛摇电话,高红伟喊出了声,“啊,啊…小鬼子,我XXX!” 
   
  高红伟的两块性感的胸大肌在不住的跳动,越南军官这时用手箍住高红伟不住上下晃动的头,拍打他还十分稚气的脸颊。高红伟痛苦的两眼满是泪水,随着每一次猛烈的电击,高红伟浑身的肌肉块立即紧绷涨鼓起来,被皮绳紧紧缚住脚脖子的两脚十个脚指更是最大程度的向外伸张,他不住的惨嚎,扭动身子,但是没有用,敌人要他的口供。 
   
  剧烈的电刺激使高红伟小便首先失禁了,本来就是湿漉漉的裤衩又明显的浸出不少尿液,酷刑下,高红伟浑身是汗,使他浑身散发出富有弹性的光亮,充满青春男孩的性感,湿漉漉的裤衩里,他的雄性器官明显的鼓凸着,在电刑刺激下,浑身的神经系统异常敏感,不住的扭动身体,裤衩里的生殖器受到裤衩的擦摩竟然硬硬地勃了起来。 
   
  越南军官示意摇电话的打手不要停,继续电高红伟的乳头,他则走到高红伟的身子旁边,捏摸起高红伟裤衩里的已经勃起的生殖器。 
   
上一篇:【我在泰国做人妖的经历】下一篇:【伊丽莎白之死】作者B.A.S.G